浮云小說網 > 賭徒,老千往事 > 第86章 米朵被綁
  “喂!我到了,你在哪?”

  我舉著手機四處張望。

  晚上車站上人煙稀少。

  便利店也門可羅雀。

  “等著!”

  男人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我站著百無聊賴。

  不經意間朝著遠方揮了揮手。

  按照我的指示。

  鐵塔拎著鐵棒躲在行道樹的后面假裝撒尿。

  雖然有點不雅觀。

  不過很難讓人懷疑。

  “踢踏!踢踏!”

  腳步聲由遠及近。

  我抬頭看去。

  兩個混混打扮的青年走了過來。

  左邊的紅毛掃了我一眼,“你就是白七?”

  我點了點頭。

  “錢帶來了嗎?”

  紅毛態度傲慢。

  幾乎是用鼻孔看我。

  我看了一眼他們身后問道,“米朵人呢?”

  “呵呵,先給錢再放人,規矩都不懂嗎?”

  紅毛上前想要搶奪我手里的背包。

  我退后一步喝道,“干什么?搶劫啊?”

  “你他媽的,喊你媽呢!”

  兩個混混一左一右向我包夾過來。

  打架這方面。

  我是個十足的沙包。

  除了抗揍,壓根沒有反擊之力。

  好在鐵塔像一道閃電沖了過來。

  一拳打翻紅毛。

  緊接著一棒子敲在了另一個綠毛的大腿。

  “砰!”

  我聽到一聲清脆的響聲。

  好家伙。

  就這一下,腿骨應該斷了。

  “哎喲!哎喲。”

  兩個混混毫無反擊之力。

  躺在地上哀嚎痛哭。

  “白七爺,你沒事吧?”

  鐵塔踢了一腳紅毛問道。

  我搖頭,“沒事。”

  俯下身抓住頭發,“你們老大呢?剛才給我打電話的不是你吧。”

  “啊呸!”

  紅毛一口濃痰吐過來。

  好在我眼疾手快躲的迅速。

  “你他媽的!”

  鐵塔一腳踹在了紅毛的面門。

  鼻血一股腦噴了出來。

  幸虧我閃的及時,不然非得濺我一身。

  “米朵人呢?你們把她怎么了?”

  我皺著眉頭發問。

  眼看兩人不回答。

  我朝鐵塔使了個眼色。

  “我看你們不想活了,敲腿還是砸手?”

  他拎著鐵棒比劃。

  這一幕活生生的發生在眼前。

  紅毛慌了神。

  別看他眼鼻口全是血。

  卻還沒傷到要害,“別,別砸我。”

  “砰!”

  鐵塔一棒子敲在了綠毛的手上。

  “啊!”

  慘叫聲聽的刺耳。

  我看向紅毛,“怎么樣?馬上輪到你了,你總不會想跟他一樣吧?”

  此刻的綠毛就像是一條死狗。

  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手和腿都被砸斷,徹底廢了。

  “我帶你們去,帶你們去。”

  紅毛掙扎著爬了起來。

  鐵塔貼心的拍了拍他的衣服,“這就對了嘛,老實一點我也不打你了。”

  紅毛害怕的一縮。

  就連眼神都不敢對視。

  我沒有廢話,推了他一把,“趕緊吧,帶路。”

  穿過兩條陰暗的巷子。

  這地方還真是僻靜。

  連路燈也沒有。

  是絕佳的藏身處。

  拐過兩道彎。

  紅毛在一個房間門口停了下來。

  在我直勾勾的眼神威脅下。

  紅毛大氣都不敢出。

  尤其見到耀武揚威的鐵棒,他敲響了房門。

  “咚!咚!”

  “誰?”

  對,就是這聲音。

  和我通話的男人就在室內。

  “老大,是我。”

  紅毛的聲音帶著哭腔。

  里面的男人卻沒有聽仔細,“哦,你回來啦,錢到手了?”

  “踢踏!踢踏!”

  是拖鞋和地面摩擦的聲音。

  紅毛哆嗦著回答,“拿。。。拿到了。”

  “講話怎么結結巴巴?沒見過錢啊你?”

  “啪!”

  在門被打開的剎那。

  鐵塔一棒子敲了過去。

  “嘣!”

  男人的腦門被開了花。

  瞬間鮮血順著臉龐流了下來。

  “你。。。”

  他甚至來不及開口,就眼睛一閉暈了過去。

  我推著紅毛走進房間。

  看到被五花大綁躺在沙發上的米朵。

  “我去,你都成粽子了。”

  解開她身上的繩索。

  米朵一下子撲到了我的身上,“白七爺。”

  我愣了一下。

  感受到胸前的突兀。

  米朵穿的衣服不多,就一件薄薄的襯衣。

  她本就身材不錯,貼著更能感受。

  “咳咳!”

  鐵塔的咳嗽打破了尷尬。

  我急忙起身,“你沒事吧。”

  米朵擦了擦眼淚鼻涕,“沒事,幸虧你來了。”

  “說啥呢?這不還有我。”

  鐵塔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指了指沙發看向紅毛,“你小子給我老實點。”

  “是。。。是。”

  紅毛不敢拒絕。

  我看桌上有熱水,倒了杯遞給米朵,“怎么弄成這樣?”

  “嗚嗚!”

  米朵頓時淚如雨下。

  我一腦袋黑線,“你能說話不?”

  “能,他就是騙我錢的那個人。”

  米朵指著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男人。

  我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

  這人就是網絡詐騙的頭子?

  怎么看也不像啊。

  戰斗力也太弱雞了一點吧。

  帶著疑惑,鐵塔一盆冷水潑醒了他。

  “啊呸!”

  男人抹了一把臉。

  他不摸還不要緊,這么一弄,血糊的滿臉都是。

  “我說你小子真行,還敢搞網絡詐騙。”

  實際上我很意外。

  這玩意也能被米朵抓到?

  “草!老子陰溝里翻船了。”

  男人罵罵咧咧。

  鐵塔又給了一錘子,“你他媽的說誰是陰溝呢?”

  “我日你爹!”

  男人作勢要起身搏命。

  可他哪里是鐵塔的對手。

  一拳頭正中面門。

  仰面倒地后整個人都老實了。

  “你怎么找到這個騙子的?”

  我看向了米朵。

  她掏出手機說道,“我發了個朋友圈,說我賺了一筆錢,沒過多久他就聯系我,說繼續玩可以賺大錢。”

  我掃了一眼聊天記錄。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那你怎么被綁架了?”

  米朵回答,“我本來想著到這里就報警抓他們,誰知道剛到他就問我錢在哪,知道沒有以后就把我綁了。”

  “然后你就說我是你男朋友,我有錢能給他們?”

  我順勢把猜測說了出來。

  米朵不好意思的臉一紅點了點頭。

  我沒有責怪她。

  遇到這種事情,也許在她心里,我是她唯一能依靠的人了吧。

  “小子,米朵的錢呢?給我吐出來。”

  我一腳踩在男人的頭上。

  他不識好歹的翻了個身,“早花沒了,我告訴你,你趕緊放了我,知道我是哪條道上的嗎?”

  鐵塔笑了,“你不就是個騙子嗎?什么道?”

  “哼!哼!老子跟沈爺的,知道嗎?”

  男人意氣風發,作勢要站起來。

  卻被鐵塔一腳踹的滾了三圈。

  我眉頭一動,“你說的是過江沈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