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小說網 > 狂龍下山林不悔秦霜 > 第六百二十一章:通天棍,一棍點蒼穹!

九嵕山內部。

那尊巨大的魔影變得焦躁不安,眸底的猩紅色也在不斷閃爍,“他們要動手了!”

“那家伙,會不會死在這里?”

“不!!這絕不可以!”

說著,他劇烈掙扎了起來。

“嘩啦啦!”

九條鎖鏈浮現,死死將他束縛在了正中央。

魔影怒吼道:“給老子斷!”

霎時間,纏繞在山體上的九條山梁,驟然泛起了璀璨的光芒。

隨即,九條鐵鏈也亮了起來。

并變得赤紅一片。

“滋——”

魔影全身上下,被燙起一股青煙。

喉管里爆發出了凄厲的慘叫。

“哼!”一個老者浮現在魔影的頭頂之上,“你最好安分一點!要怪,就怪你的血脈有問題!”

“未免節外生枝!”

“林不悔,他必須死!”

魔影雙膝跪地,仰天怒吼,“你們敢!”

……

林不悔眉頭緊蹙,第一時間將歐陽芊芊等人收入了玉牌當中。

很快,一大群妖獸出現在了地平線。

烏泱泱一片。

根本望不到盡頭。

如同一條鋒線,摧枯拉朽般襲來。

“獸潮!”

“好端端的,怎么會突然爆發獸潮?”

九嵕山的各處,一些前來的歷練之人,無不是驚恐的怪叫了起來。

隨即,沒命的奔逃。

林不悔眸光瞇起,“怎么感覺,這是沖我來的?”

“就是沖你來的!”七爺萬分篤定,“先前的九嵕山起變化,也是因為你!我要沒猜錯,估計是有人在這里布局!”

“不過沒關系!”

“什么狗屁獸潮?”

“龍爺爺一口氣吹下去,它們就得屁股尿流!”

“吼——”

七爺沖出了玉牌!

一百多米的龐大身軀,于長空上游走了幾圈!

煌煌龍吟,震蕩八荒!

一下子,那如巨浪席卷的獸潮,明顯停頓了一下。

領頭的是三位老者,以及一個紅衣女人。

他們都是化形了的妖獸。

不多時,他們停在了距離林不悔百米開外。

“金烏?”七爺一眼看出了女人的本體,嗤笑道:“怎么著,一只破單足鳥,他也想在龍爺爺面前撒野?”

“一句話!”

“帶著你這群小嘍啰,哪來的給我滾回哪里去!”

此時的七爺,一只龍爪叉腰,一手點指了過去。

說不出的霸氣凜然。

說完,還不忘朝著林不悔眨了眨眼睛。

仿佛在說,龍爺爺牛逼不牛逼?

林不悔豎起了大拇指。

這確實牛逼!

一道龍吟,震獸潮!

要不說,神龍乃萬獸之首呢?

“嘿嘿!”七爺說不出的得意,再次居高臨下點指紅衣少女,“小娘們,你還不滾?”

紅衣少女不言。

只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掌拍擊了過來。

只見有紅芒,一閃而逝。

轟!!

一聲爆響。

大面積的龍鱗脫落。

“嗷嗚——”

七爺發出慘烈的哀嚎,于長空上翻滾幾圈,最終狠狠砸在了地上。

龐大的身軀,繃得筆直!

通體痙攣,口吐白沫!

“這……”

林不悔看傻了。

說好的一口氣吹下去,他們便屁股尿流的呢?

就這么被打趴下了?

這痞子龍,特么來搞笑的吧?

少女冷冷道:“神龍了不起?信不信,老娘一巴掌打爆你!”

趙金金!

金烏一族的圣女!

這一族,想來以脾性火爆著稱!

“你給老子等著!”七爺晃晃悠悠爬了起來,跟醉漢似的沖向林不悔,“干她!!兄弟,你給我干死她!”

林不悔看的心疼,卻有些想笑。

沒事裝什么逼啊?

這下好了,踢到鐵板上去了吧?

趙金金輕蔑的看向了林不悔,“就他?看樣子,你們還不知道這是一個局?”

“專門為了吸引他而來的,一個必死之局?”

林不悔漠然道:“天地碎片,在你們手里?”

趙金金右手一翻,一片散發著淡淡青光的碎片,懸浮在她的掌心,“喏,就在這!”

“蠻荒仙人給了你一塊碎片。”

“司徒青青的星耀石,鐵定也給你了。”

“只缺最后一塊碎片的你,在得到消息后,又怎么會不來?”

“現在,都明白了?”

林不悔點了點頭,繼續問道:“我還有一點不明白,你金烏一族,為什么要殺我?”

趙金金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不不不,是整個妖族!”

“我金烏一族,今天代表的是整個妖族!”

“至于緣由!”

“你父親是異魔,而你,身上也流淌著異魔的血脈!”

“我妖族,一向以維護荒古大陸利益為己任!”

“又怎能留你?”

“放你媽個屁!”七爺破口大罵了起來,“你一個鳥人,竟敢代表哪門子的妖族?”

“再者,我兄弟他……”

話還沒說完。

趙金金又是一掌扇了過去。

哐當——”

掌印寂滅!

林不悔將七爺擋在身后,眸光變得冷冽,“第一,我父親不是異魔!第二,哪怕是,這個世界也沒有人能審判我!”

趙金金笑而不語。

一個閃身,直逼林不悔。

途中拉出一條火線,空氣都被灼燒了起來。

果斷!

狠辣!

殺機縱橫!

林不悔抬手就是一招殺威鐵棒。

通天棍,一棍點蒼穹。

轟!!

大面積的血水沖濺而開!

趙金金慘叫,直接被打出了本體!

一只翼展超過五十米,通體金黃色,只有一只腳的大鳥,哀鳴著向后橫飛了出去!

“吼——”

“還膽敢反抗?”

數十萬妖獸,無不是了怒吼了起來。

那幾位老者,更是撕裂長空。

林不悔也不嘻嘻哈哈,單手擒住天神左手,悍然拍擊了過去。

“以我之名!”

那幾位老者當即后撤,臉上泛起一抹譏諷,一邊掐訣,一邊吟唱了起來,“以我之名,凝滯長空!”

嗡——!

一股巨力,從四面八方積壓向林不悔。

噗嗤!!

僅剩的幾棵大樹,當場爆裂成了渣渣!

“這……”

林不悔傻了。

除了自己快要被積壓到窒息之外,天神左手竟然被凝固在半空,任由他如何操控,都動彈不得分毫。

“完了!”

七爺面如死灰,“這些幾千年的老怪物,有備而來啊!”

“當然有備而來!”其中一位老者猙笑了起來,“沒了司徒戰天的這只左手,你林不悔就是一只臭蟲!”

“一個垃圾!”

“老夫哪怕派出一條野狗,也能咬死你!”

“你什么貨色?也敢跟我等叫板?”

趙金金恢復了人形,緩緩轉動脖子,欺身靠近林不悔,“問你呢,你什么貨色?嗯?”

林不悔不言。

索性切斷了與天神左手的聯系。

緊接著,陡然一聲暴喝,“天魔法身,何在?”

嗡——!

百米高的天魔法身,拔地而起,音波滾滾,“在的!”

林不悔一步踏出,“給我破!”

就這一步。

硬生生掙脫了定身術。

同時召出了九州鼎,一把扔了出去,“我什么貨色?你他媽睜大狗眼,給老子看好了!”

“爆!”

法身一把抓住九州鼎,朝著趙金金當頭砸下。

“小心!”

“快閃開!”

那幾位老者面色狂變的怒吼。

趙金金如墜冰窟,轉身即走。

然——

噗嗤!!

九州鼎下落!

趙金金的半邊身子,直接被砸爆!

剩下的部分,跟垃圾一樣沖濺了出去!

林不悔傲立蒼穹,目光如炬,“說!!我林某人是什么貨色?”

“你,咳咳……”

趙金金驚駭,凄厲的大喊,“救我,快救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