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小說網 > 七零后媽一撒嬌,鐵血糙漢領證了 > 第422章 大結局
  半年之后,一部電影《她的路》上映之后,備受贊譽,每場爆滿,創下了發行記錄,主演南瓜一夜之間,火爆全國。

  她主演的是一個,對一位新兵一見鐘情的故事。

  故事中,她為了能夠更好地跟這位新兵溝通,她去新華書店買學習手語的書籍,在回來的路上被早就對她不懷好意的鄰居強奸了,強奸犯威脅她嫁他,她不從,在家人的支持下,堅決報了公安抓了這個強奸犯的故事……

  這個電影在榮軍部隊播放。

  臺下的席一柏,緊緊地攥住了拳頭。

  當電影結束,播放了十分鐘南瓜的花絮,南瓜對著鏡頭微笑,講述電影里的事件就是她的經歷時,他眼睛都紅了,強忍著才沒有讓眼淚掉下來。

  部隊里的戰友,也猜出了電影里,南瓜暗戀的啞巴新兵是誰。

  電影結束后,觀看的觀眾都落下了眼淚。

  即使是男同志,也被南瓜的勇敢打動。

  席一柏連夜出島,來到華清大學找到沈秋然。

  最近幾天,學校都在傳《她的路》這部電影。

  南瓜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告訴大家她的經歷,大家都很佩服她的勇氣,電影不僅是講述了南瓜的經歷,還鼓勵女同志,遇到困難要找公安同志,也告知大家,不要犯罪。

  沈秋然見到席一柏,就知道席一柏找她的原因。

  她對席一柏微微笑道:“經歷強奸一事,南瓜已經長大了,你不要覺得有任何負擔,這么大的劫她都熬了過來,我相信她以后的路,會越來越順,她也會遇到能夠讓她幸福的人。”

  席一柏用手語問:“你知道她在哪里,對嗎?”

  沈秋然看著席一柏,“你想去找她?”

  席一柏用力地點頭:“找到她呢?”

  席一柏回答:“照顧她一輩子。”

  沈秋然無奈地道:“你不要覺得她是因為你被強奸的,你要是出自這樣的心態出現在她面前,她不會接受你的。”

  席一柏急切地看著沈秋然打著手語:“你只要告訴我,她在哪就行,我要去找她!”

  沈秋然深吸了一口氣,從背包里拿出紙跟筆,寫下了南瓜的地址,“她現在在南省,我前天剛收到她的信,她在信上說,這三個月都會在這個地方拍電影,她會加班加點趕拍攝,拍完之后,會回來參加文杰和小桃的婚禮。”

  席一柏拿到地址,對沈秋然深深地鞠了一個躬表示感謝,然后轉身,大步離去。

  看著他高大的背影漸漸離去,沈秋然輕嘆了一口氣。

  她希望南瓜能夠幸福,但不希望席一柏是因為心里負擔而對南瓜好,這樣的婚姻,久了,彼此心里都有會膈應。

  “秋然。”

  沈秋然剛要轉身進學校,就聽到身側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她一怔,趕緊轉身看過去。

  一道熟悉的,高大的身影,從學校門口的那棵大槐樹后走出來。

  他穿著軍裝,戴著軍帽,陽光的照耀下,他渾身散發著剛毅積極的光芒。

  他臉上帶著笑,看沈秋然的眼神,點點星光般。

  “陸南承!”

  她的愛人回來了!

  沈秋然頓時咧嘴一笑,開心地跑過去。

  ……

  南省。

  花城。

  南瓜今天都在海邊拍攝。

  她的皮膚被曬黑了,帶著一身屬于海的咸味回到招待所。

  招待所門口,站著一個高大的身影。

  現在是傍晚,夕陽打在他的身上,他就像電影里走出來的男主一樣英俊帥氣。

  南瓜一度懷疑自己眼花了,她怎么在這里看到了席一柏?

  她停下腳步,閉了閉眼,再睜眼,那個男人已經朝她走來。

  越走越近,真的是席一柏!

  珠江河兩邊的樓房,燈光璀璨,燈光在水面上,波光粼粼。

  江邊有很多商販,有賣衣服,有賣襪子,有賣影碟,有賣糖果,有賣缽仔糕等等。江邊行人來來往往,很是熱鬧。

  南瓜來到這里后,愛上了這里缽仔糕。

  她來一個賣缽仔糕的攤位前,買了兩份缽仔糕。

  席一柏坐在江邊的石椅,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燈光下的她,就像一顆星星,明亮得讓人移不開眼睛。

  他的眼里,有復雜,也有心疼……

  “這是缽仔糕,加了辣椒的,可好吃了。給。”南瓜端著兩碗缽仔糕回來,給席一柏遞來一碗。

  席一柏接過,對她點頭示謝。

  南瓜落落大方在他身旁坐下,她邊吃著缽仔糕,邊看著江邊的繁華夜景道:“花城很多商販,還有人開始做起了個體戶,我剛到花城,被花城的繁華嚇到了,真的不比京市差,這邊的人還很熱情,我很喜歡這里。”

  席一柏偏頭看著她,她臉上洋溢著如花一樣的笑容。

  她的眼睛比星辰還明亮。

  可是想到她當時被侵犯時害怕絕望的樣子,他就心痛。

  他把缽仔糕放下,從褲子口袋拿出本和筆,然后在本子上寫著:“我退伍了。”

  把本子遞給南瓜,南瓜看了,驚訝地問:“你不是想當兵嗎?為什么要退伍?”

  席一柏又寫道:“去追逐我的聲音。”

  南瓜看了,不解地問:“你的聲音?你是想去治療嗎?”

  那也不用退伍啊,他才進部隊多久哦。

  席一柏:“你,我想追你。”

  南瓜一愣。

  心口,慢慢泛起一絲疼痛和酸澀。

  她抬頭,眼神淡淡,“從在招待所看到你那一刻我就知道你看過我的電影了,其實你不必這樣,被強奸是我倒霉,你不用為了這個來娶我。”

  “你喜歡何詩容,你跟她很配。”

  她不是一個干凈的女人了,她打算這輩子都不嫁人。

  席一柏皺眉,他沒有喜歡何詩容啊!

  他快速在紙上寫道:“我不喜歡何詩容,我喜歡你!”

  南瓜不信,有些生氣地道:“我之前在部隊看到你跟她有說有笑,你怎么不喜歡她?席一柏,我不喜歡你了!”

  席一柏勾唇,繼續在紙上寫著:“我只是找何詩容教我彈《小草》的風琴,我妹妹生前很喜歡唱這首歌,她生前跟我說過,她想學風琴,我想學會了,可以到她墳前彈給她聽。我喜歡的是你,在我們排練舞蹈時就已經喜歡了只是不敢說,我是一個農村出來的啞巴,你是京市被家人疼愛的小公主,我配不上你,也怕你家人反對我們在一起,所以我一直不敢說。”

  “直到看到你演的電影,我知道你也喜歡我時,我很高興,所以我來找你,想你知道,不是你暗戀我,我也在暗戀你。”

  看著他寫的字,南瓜百感交集。

  她忍著沒有讓自己哭出來,低低地開口:“我已經不干凈了,是我配不上你。”

  席一柏在本子上寫道:“我們是同病相憐。”

  南瓜不解。

  席一柏又寫道:“我十六歲時,就被人強奸了。”

  寫下這句話時,席一柏內心很平靜。

  這是謊言。

  善意的謊言,在來的路上,他就想了很久,要怎樣做,才能讓南瓜接受他?

  他在火車上,聽到車廂一個男人說的八卦,他村里有個男人,被一個男人強奸……

  他當時想,要是南瓜心里有負擔,不接受他,他就說自己也被強奸了。

  果然,看到他這一行字,南瓜驚得嘴角張大。

  什,什么?

  他也被人強奸過?

  南瓜詫異地看著他,不知道說些什么。

  是真的嗎?

  他不會是騙人的吧?

  “你一個男人,怎么也會?”南瓜始終不相信。

  席一柏又寫道:“男人,他是男人。”

  南瓜:“!!!”

  席一柏:“不過他被我打廢了,這輩子都娶不到媳婦了。”

  南瓜:“……”

  到了這個時候,南瓜知道席一柏說謊了,但她沒有拆穿他,而是淡然一笑,“席一柏,就算我們是同病相憐,我們也不可能在一起。”

  她過不了她心里那一關。

  席一柏:“不一定是現在,哪一天你愿意接受我了,告訴我,好不好?”

  南瓜垂眸,沉默地看著這些字。

  良久,她才抬頭,對他一笑,“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