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小說網 > 輕熟陳寧溪程橋北 > 第286章 我老婆很相信我

夏知晴盯著玻璃杯里的水,總覺得心里不踏實。

“今天早上我出去,在大廳碰到他了,他沒理我,臉色也挺冷的,卓哥,”夏知晴轉過身,滿眼擔憂道:“我總覺得心里不踏實,特別慌,要不,我們今天找他鄭重道個歉吧。”

“跟他道什么歉。”卓駿不以為然。

夏知晴憂心道:“聽梁總的意思,他都知道是我們私下做的,我聽他們說起有個嫩模就因為這種事被迫退圈了,現在人在哪都不知道呢。我會不會也落得那樣下場?”

“你太緊張了。”卓駿碰碰她杯子,“喝點水。”

夏知晴機械性的捧起杯子,溫熱的水滑過喉嚨,卻絲毫沒有任何作用,還是覺得心里堵得慌。

“你跟她怎么能一樣。那嫩模是外圍,也沒個人罩著,你有梁總罩著,怕什么。”卓駿抽走她手里的杯子,“你先睡會兒,休息下,養足精神晚上去跟導演還有制片多聊聊。”

夏知晴點點頭,走到床邊,“卓哥。”

她叫住人,卓駿又退回來半步看向她,“還有什么事?”

夏知晴說:“你說程董這個人在圈里人脈廣嗎?”

卓駿輕笑下,“他?商圈里他還行,娛樂圈……”他撇嘴搖搖頭笑,“比不過梁總。”

“是嗎。”夏知晴松口氣,躺下了。

與此同時,程橋北收到魏萊發來晚宴的菜譜,詳細瀏覽后調整了兩道菜,讓她去執行。

筆記本屏幕上,程橋北看著江綰一發來的資料,說道:“只有這些酒店?”

江綰一說:“目前還有兩家,需要我親自談,周末我抽時間過去。”

程橋北說:“辛苦了。如果不能與我們的預估持平,也不是非他不可,在找找別的。”

江綰一說:“預算有限,這兩家性價比最高。”

程橋北了然點頭,“行,你拿主意。今天的會兒就到這吧?”

江綰一看他要關視頻,“你和小明星的事解決了嗎?”

程橋北剛要摘下耳機,“你還有時間看娛樂八卦?給你的工作還是輕松了。”

江綰一兩手一攤,“OKOK,解決了就好。我也是擔心你和她因為這些事鬧不愉快。”

程橋北神情閑適,“我老婆很相信我的。”

江綰一看著畫面里的男人,過去他身上有著讓人不安特質,但現在他渾身充滿了令人踏實的感覺,她一直不懂在他身上發生了什么,現在終于明白了,是人夫感。

程橋北身上有著令很多女人都神往的人夫感。

江綰一說:“你找了個好老婆,可要珍惜呀。”

程橋北笑下,“那是當然,拜拜。”

他先關了視頻,江綰一收回眼,看著滿桌的資料,一摞摞的整理起來。

經過這段時間工作上的接觸,江綰一心里對程橋北更多的是能力上的仰望,而過去那個曾愛過的人,也只是留在過去的記憶里了。

程橋北說的對,與其糾結過去,不如往前走。

女媧造人的時候,之所以把大部分身體器官都放在前面,就是讓人往前走,向前看。

程橋北于現在的江綰一而言,他只是她的老板,工作上的伙伴。

結束視頻會議后,程橋北活動下肩膀和脖子,人疲憊極了。

走到沙發旁坐下,雙腿搭在腳踏上,點開陳寧溪的微信等著接通視頻。

視頻過去很久她沒接,程橋北掛斷了撥通陳寧溪的電話。

電話響了七八聲才被接起,聽筒那邊聲音有些嘈雜。

“老婆……”不等繼續說下去,陳寧溪說:“等等,我一會兒再回你。”

手機又被她掛了。

程橋北攥著電話,心里納悶。

過了十多分鐘,陳寧溪的電話過來了。

“喂,剛才在辦住院手續,我姥姥身體不舒服住院了。”

程橋北瞬地坐直了,“什么時候的事?”

陳寧溪說:“半小時前吧,我姥爺打電話給我媽,說我姥頭暈,還有些惡心,她以前有過眩暈癥,我趕緊開車去她家把人接醫院來。”

程橋北起身去拿車鑰匙,“在哪個醫院?”

“你別回來了,那么遠,來回都不夠你折騰的。”陳寧溪說,“先掛了,我還得去藥房給她取藥。”

“哪家醫院?”

“綜合醫院。”

說完,人就掛了電話。

程橋北看下手表,距離晚宴還有一個小時。

宴會前十分鐘,程橋北把魏萊叫到身邊,“我中途要離開,寧溪的姥姥住院了,我得回去。”

魏萊說:“交給我吧。”

宴會開始了,程橋北先敬節目組的導演還有各位藝人,魏萊給他杯里倒的水,簡單說幾句后就借故離開了。

人剛走出宴會廳,又一道身影緊跟著出來了。

夜色下,停車場內格外幽靜,程橋北手搭在車門上,就聽到身后有人喚他:

“程董。”

程橋北手上動作停下,轉頭就看到夏知晴站在不遠處,路燈剛好照在她臉上,看得出來很惶恐不安。

夏知晴拘謹地朝他走去,“程董,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程橋北下意識的看向監控,這里正好被一棵大樹擋住了探頭,他不想又被利用,“你站住。”

夏知晴立馬站定了,“程董,我沒別的意思,想跟你解釋下熱搜的事。”

程橋北蹙眉,手往車前一指,“你站那說。”

看到程橋北如此提防她,夏知晴就知道得罪人了。

“程董,你別害怕,沒人拍我們,熱搜的事,其實我也不想的,”

程橋北心里還惦記醫院的陳寧溪,“我今天有事,有事明天說。”

見他要走,夏知晴知道明天就要離開了,以后再見面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事情不解釋清楚,她擔心自己也落得嫩模一樣的下場。

“程董,”夏知晴急得去攔程橋北,“程董,耽誤您點時間,我就是想跟您解釋清楚整件事。”

程橋北說:“不用說了,我和梁總已經說完了,而且我現在有急事。”

夏知晴說:“程董,事情不是我的意思,是……是我們……”

她還沒辦法說公司的意思,這等于賣了梁方毅,那可是她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