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小說網 > 師兄真猛李風單云娣 > 第364章 商議結果

萬妖森林,北部。

一片連綿的山巒。

就像是萬里長城一般,橫貫東西。

這便是鼎鼎大名的分界山脈。

別的地方的山脈,都是錯落無章,可是分界山脈卻不同,它非常的筆直。

分界山的南面,是起伏交錯的萬妖森林,北面則是一望無際的平原。

當然,現在叫做冰原。

曾經的天女國,便是生活在分界山的北部。

魔教弟子上次在赤蟒林東部的銀山腳下,發現了斗法痕跡,以及十多位被挖去心臟的人類之后,他們也不知道從哪里獲得了情報,得知混元鼎的情報是假的。

正在他們準備退出萬妖森林時,又得知多年來,不少在萬妖森林里失蹤的修真者,并沒有被獸妖殺死,而是被送到了極北之地的矮人族那里當礦工了。

正道弟子正在北上,解救這些被困的同伴。

多年來,在萬妖森林中失聯的魔教弟子也不少。

幾個魔教年輕人商量了一番,決定繼續北上。

并且,要搶在正道弟子之前,將被困的人類修士給解救出來。

他們的行軍路線可不像正道那般畏畏縮縮。

魔教弟子都是過著刀尖舔血,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生活。

在北上路線的規劃上面,他們很大膽。

并沒有刻意的要避開妖王與妖神的領地。

他們選擇了高空高速飛行。

在距離地面上數千丈的高空飛行,一天飛行四五千里。

一路上暢通無阻,并沒有遭遇妖王或者妖神的攻擊。

而正道在北上的前幾日,選擇的是較為謹慎低空低俗飛行,免得被萬妖森林的圣禽抓住,結果卻先后遇到了九頭鳥與冰鳳凰這兩頭妖神的攻擊。

加之,正道弟子在萬佛山狼人族那兒耽擱了一日。

所以當正道弟子還在萬妖森林里吹冷風時,魔教弟子已經橫穿了整個萬妖森林。

昨天晚上他們在分界山中休息,今天一大早,便繼續啟程。

當李風等人剛剛動身時,南晴婉就接到了師門那邊傳來的情報。

“魔教已經越過了分界山,進入到了極北之地。”

聽到這個消息,正在趕路的正道弟子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前面落下的太多,導致后面這兩天雖然急速追趕,卻還是比魔教弟子遲了一日。

要是讓魔教弟子先找到了失聯修士,他們這幫正道弟子的臉可就丟光了。

有人提議,按照現在他們的飛行速度,今晚應該能抵達分界山,晚上就不休息了,直接向北飛行,盡可能的縮短與魔教弟子間的差距。

這個提議出來之后,眾人都默不作聲。

他們雖然也想盡快的北上,可是,那晚九頭鳥襲擊時,各派弟子在分散突圍前,曾經約定,在萬妖森林北部的南天門匯合。

南天門是一座兩千多丈的山峰,位于分界山脈南面大概兩百多里,是萬妖森林北部一處重要的地標。

此刻隊伍只有四五十人,還有一百多人散落著在萬妖森林各處正在往南天門趕呢。

如果自己這些人直接北上,只怕會被這些人詬病。

晏靈簪見眾人不說話,便道:“諸位,我是一介女流,難聽的話我來說。其實我們每個門派,都有弟子在上次九頭鳥襲擊中被沖散。

按照計劃,咱們要在南天門匯合,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誰能想到魔教這群妖人的行動速度會這么快。

多年來,咱們正道與魔教斗的異常激烈,在這件事上,咱們不可能讓魔教占了先機。

我們每天都與散落的各派同門保持著聯系,和上官驚龍他們說一下,我相信他們能理解的。

秦師兄,法元師兄,晴婉,李公子,你們覺得呢?”

誰先找到多年來失聯的人類修士,對李風來說還真無吊所謂,所以他沒有表態。

只要眾人商議出個結果就行。

南晴婉道:“我贊同靈簪的意見。”

法元和尚雙手合十,也沒有表態。

秦長鱗有些猶豫。

他和大師兄楚天羽不同。

如果是楚天羽,早就拋棄其他門派,立刻北上了。

秦長鱗更像是走江湖的俠客,道義二字,他還是比較看重的。

說好的在南天門匯合,如果爽約,秦長鱗有些拉不下臉。

現在秦長鱗這一票很關鍵。

于是,南晴婉與晏靈簪都看向了他。

晏靈簪道:“秦師兄,這里你是領隊,你說呢。”

秦長鱗咳嗽幾聲,道:“根據我們這幾日與其他門派弟子聯絡,可以確定,他們落后我們大概兩天的時間,如果等在南天門等待他們匯合,然后再修整一番,至少需要三四天時間咱們才能越過分界山脈進入北境,那樣我們落后魔教就太多了。

可是,如果我們不等,只怕會讓他人說閑話。

我覺得咱們可以折中一下,今天黃昏時,我們應該能抵達南天門,咱們各派,各留下幾位弟子,在南天門等候,其他人繼續北上,你們覺得如何?”

眾人面面相覷,然后都是微微點頭。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這就是正道弟子的弊端,做事總是瞻前顧后,愛名聲,怕被人說閑話。

若是魔教弟子,就沒有這個顧慮了。

商議出結果之后,眾人便繼續飛行。

李風在這個問題上,一言未發。

通過此事,李風看得出,秦長鱗的性格,與楚天羽有很大的不同。

一個是偏向于浪蕩江湖的豪俠。

一個是喜歡玩心機謀略的政治家。

現在李風可以確定,秦長鱗并不知道,他的師門長輩將自己引到萬妖森林獵殺之事。

李風心中盤算著,以后還是要與秦長鱗多多走動,這種朋友值得交往。

正想著呢,秦長鱗腳踩仙劍靠近了李風。

道:“李師弟,那位吳公子可有消息?”

李風聞言,搖頭道:“秦師兄不要擔心,吳公子早已經甩開了冰鳳凰,并沒有受傷,我們先行趕路便是,不必等他。”

其實這是李風胡謅的。

自從分開之后,他再也沒有花無憂的任何消息。

不過李風很清楚,以花無憂的手段,冰鳳凰根本無法對他造成致命威脅。

當然,如果冰鳳凰真的能將花無憂殺死,那便最后不過了。

如此便能讓九龍世界躲過一劫。

秦長鱗感慨道:“我行走人間多年,自詡見多識廣,這一趟北疆之行,才發現我這些年是坐井觀天了。

竟不曾得知,世間還有吳公子那般厲害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