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小說網 > 小栗寶蘇意深是什么小說 > 第1918章 給原主出氣

這次西海頭市的抗雪救災工作,在整個六盤山區,都還算不錯,死亡人數算是最少,受傷人數也比較少,倒塌的窯洞和民房不少,可人員轉移及時。特別是寶源縣的抗雪救災工作,表現最為突出,新任縣.委書記蕭崢還幫助他挖出了一個寶藏——候大爺。
不管是“新來的和尚好念經也罷”,或者是要發揮“鯰魚效應”也罷,市.委書記陳青山在抗擊雪災取得勝利之后,立即召開了工作總結會議。市長戴學松主持,陳青山講話。西海頭市五個縣區,分別是西海區(也就是主城區)、馬蕭縣、吉德縣、香河縣、寶源縣的黨政主要領導全部參加,以及相關市直部門領導也參加。
蕭崢是第一次到西海頭市開會,市.委市政府的大院規模是寶源縣.委縣政府的兩倍大小,也比較陳舊,建了應該也很有些年頭了!
蕭崢也是頭一次正式見到市.委書記陳青山、市長戴學松。陳青山一見到蕭崢一表人才、年輕有為、精力充沛,再加上之前就跟蕭崢通過電話,心里頗為喜歡,跟他握著手,道:“蕭書記,不容易啊,從江中一來,立馬主動請纓要求到縣里去抗擊雪災,而且成效很好!”蕭崢道:“在其位謀其職,這都是應該的。感謝陳書記的認可。”陳青山聽蕭崢出口成章,又有禮有節,更加喜歡:“很好。我先跟你透露一個消息,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上面有領導可能會來看候大爺和他孫女!”
這個看似平常的消息,從陳青山嘴里說出來,就有些意義非凡了。蕭崢當初執意要上山去尋找候大爺,完全是因為他認為每一條人命都很重要,一個都不能少,再就是他無比敬佩候大爺一個人幾十年如一日守護革命遺址,所以他才必須要去找到候大爺,確保他的安全。
蕭崢根本不知道候大爺跟上面某些重要領導有關系,至今他還是不知道,以為是上面被候大爺平凡人的不平凡事跡所感動,為此要來看看候大爺。
蕭崢腦海里忽然閃過了一個念頭,要是真有領導要來,那么候大爺守護的那座革命遺址的修繕,不就有了資金來源了?!蕭崢可不能讓這么好的機會,白白溜走!于是蕭崢就道:“是嘛?那太好了。陳書記,我認為啊,到時候不僅要讓領導看看候大爺,更要讓領導看看候大爺一生守護的紅堡鄉革命遺址!這個意義就是雙重的了!”
陳青山聽后道:“好啊!這個主意好啊!這樣,你先去位置上坐,等開完會,咱們再商量!”這個事情看來是引起了陳書記的興趣,市.委書記一重視,錢應該也就迅速解決了!蕭崢滿心歡喜。
他瞧見市長戴學松就在旁邊,蕭崢今天是第一次來見領導,自然要跟市長搞好關系,市長直接管著錢。蕭崢上前去,自我介紹道:“戴市長,您好,我是來寶源縣掛職的蕭崢。”戴學松朝蕭崢看了一眼,朝蕭崢伸出的手看了一眼,敷衍地虛握了下,點了下頭,轉過身彎腰對著話筒道:“好了,大家不用走來走去了。坐下來了,我們馬上開會了。”
戴學松的口吻似乎嫌蕭崢走動。在體制內這么久,從一名普通鄉干部到縣里擔任書記,橫跨江中、寧甘兩省,蕭崢什么樣的人沒見過、什么樣的領導沒有見識過?他從戴學松的言行中,不難體會出戴學松似乎對自己有意見。至于什么原因,蕭崢并不清楚,可他會留個心眼。
正在蕭崢走回自己位置的時候,蕭崢忽然瞥見了一個人,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正似笑非笑地在關.注自己!此人的面前放著桌牌,寫著“列賓”!此人正是前寶源縣.委書記、現任市民政局長列賓。
蕭崢見到此人,也朝他一笑,然后就朝他走過去。列賓之前故意占用他的辦公室和車子,那是有意刁難自己,給自己吃閉門羹和下馬威。此人肯定也是多多少少對自己有意見,越是這樣的人,蕭崢越是要接觸一下。他來到了列賓面前,微笑伸手道:“列局長,你好啊。你是我的前任啊,現在又是市里的局長,我剛到寶源縣,請多關照啊!”
蕭崢沒有提辦公室和公務車的事情,反正辦公室他已經搬進去了,公務車也已經還回來了,在第一次交手當中,列賓肯定也已經感覺到蕭崢不是善茬。況且如今是蕭崢主動走過去,跟列賓打招呼,蕭崢再度在他面前展示了自己的氣度,這就足夠了,有些事情,是心照不宣的。列賓見蕭崢主動伸手,也不好不握,可他沒有站起身,只是坐在位置上跟蕭崢握了下手,就松開了道:“蕭書記,戴市長在請大家坐下來開會呢,還是趕緊去坐好吧。”
果然,列賓話剛說完,戴學松就說話了:“怎么了,某些同志沒聽到嘛?我們馬上要開會了,還打什么招呼!”毫無疑問,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這話明顯是針對蕭崢的,今天這個會議規模不大,大家很快便明白過來,都朝蕭崢望了過去。沒想到蕭崢這個掛職縣.委書記,第一次到市里來開會,就被戴市長批評。有的人為蕭崢感到可惜,有的人卻幸災樂禍,很高興看到這一幕。在西海頭市,還是有相當一批人對援寧掛職干部有些意見的,畢竟像蕭崢這樣的人,是搶了當地人的位置,這會造成下面一撥人的位置沒法往上挪!這都是非常現實的問題。
然而,坐在戴學松旁邊的市.委書記陳青山卻道:“哎,戴市長,今天蕭崢同志是第一天來參加會議,跟大家還不熟悉,相互認識一下也是應該的。這樣吧,我索性來給大家介紹一下!來,蕭崢同志,你過來一下!”
蕭崢心頭一陣感動,沒想到在市長戴學松對自己批評的時候,市.委書記陳青山卻主動給自己撐腰。
陳青山干脆從領導席上站起身來,等蕭崢走到身邊的時候,就朗聲道:“今天,我為什么要專門介紹蕭崢同志!一是蕭崢同志,是江中援寧的干部,省.委已經下了文件,他目前已經正式是我們寶源縣.委書記!二是蕭崢同志,在省里還來不及正式送他來報到的情況下,他主動要求奔赴抗雪救災的一線,做到了寶源縣在雪災中零死亡,受傷人數最少!這些都是非常難得的。后面,大家可以跟蕭書記多交流。來,蕭崢同志,你也趁機簡單說兩句吧。”
蕭崢知道,陳青山已經給足了自己面子,但不等于自己在這個場合就可以長篇大論,他道:“既來之、則安之,我會把自己當成一名地道的西海頭市干部要求自己,多向大家學習,恪盡職守、善始善終!”
就這么簡簡單單的一句,蕭崢不再多說。陳青山卻對蕭崢的發言頗為認可,言簡意賅,謙虛低調,又不乏韌性、剛性,是屬于不夸張卻能振奮人的那種。陳青山道:“好,蕭書記請坐吧。現在可以開會了。”
蕭崢也就坦然去坐下了。眾人這會兒對蕭崢的目光又自不同了。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市.委書記陳青山似乎非常器重蕭崢,否則在市長批評蕭崢的時候,怎么會替他撐腰?那么蕭崢這個掛職縣.委書記,背后應該是相當硬了。否則,陳青山何必如此?領導越大、其背后的一舉一動都需要用利益來解讀了。沒有利益的事情,市民可能可以說是講感情,可在領導這里這種情況是不存在的。于是,眾人都不敢小看蕭崢了。
在列賓看來,蕭崢毫無疑問已經是陳青山的人了,否則陳青山不會如此護犢子。今天,陳青山的舉動,可謂是一舉兩得,首先是讓人了解,蕭崢是他那個方面的人;其次,陳青山用護犢子的行為,向眾人宣布,他陳青山能護持得住人、也愿意護住自己人!
列賓甚至有些后悔,當初占用了蕭崢的辦公室和車子,這個事情似乎做的不太理智。要是蕭崢背后的人,龐大到能把市長戴學松給碾死那怎么辦?再一想,剛才市長戴學松分明說要開會了,蕭崢卻還是走向自己,并跟自己說話,其他的干部肯定沒這個魄力,為什么這個掛職干部蕭崢卻有?這是不是也說明,蕭崢根本沒把戴學松放在眼里?為什么能不放在眼里?那只能有一種可能了,那就是背景足夠強大!
他再看一眼戴學松,只見他的臉色非常難看,毫無疑問就是因為他要批評蕭崢,結果被陳青山橫加打斷!列賓又想,要是陳青山知道蕭崢的背景,難道戴學松就不清楚嘛?戴學松和省里領導干部的關系應該是不一般的呀?所以,也許是自己想多了。
“好了,開會。”戴學松開始主持會議。
然后就由分管副市長通報了這次抗雪救災的整體情況。戴學松對這次抗災的做法和成效進行了一個點評。然后,讓兩個縣介紹了工作經驗。其中一個縣就是蕭崢所在的寶源縣!事先縣府辦和縣.委辦一起給他準備了一個稿子,這是一個比較全面的稿子,可是蕭崢只是用了幾個數字,他主要講了三點:一是領導帶頭,從上至下。講了四套班子成員全部下一線,人大政協的作用也得到充分發揮。二是清除隱患,一個不少。做到道路早通、人員早疏、受傷早救,也講了紅色革命遺址老人的搶救過程。三是強化監督,查漏補缺。毫不避諱地提到了個別干部在抗災過程中作風不正、工作不實、麻木不仁的狀況,下一步要以抗雪救災為契機,深入開展作風教育,振奮干部隊伍精氣神,對個別害群之馬要進行嚴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