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小說網 > 夜先生蘇小姐從緬北殺回來了蘇清婉夜尋 > 第409章 全是對她的思戀

一路到了一個破爛的房屋面前,趙麟拉著蘇清婉進門。

門內,依舊是黃土籬笆墻。

有十幾個雇傭兵端著槍,齊刷刷地站起來,“老板。”

趙麟點頭,“大家辛苦了,每人獎勵一根金條。這位是我的妻子,以后她的安全,就拜托大家了。”

這幫沒有什么文化,就知道扛槍桿子的底層人,靠賣命掙錢。

什么時候得到過大人物這樣尊重。

一個個齊刷刷地站軍姿,恨不得立馬為趙麟去刀山火海闖一闖。

為首的雇傭兵哥丹威鞠躬道:“謝謝老板,謝謝夫人。”

夫人兩個字,取悅了趙麟,“你們叫我老板,叫我愛人夫人,這是什么稱呼?”

哥丹威回答:“老板,夫人太漂亮了,像是畫里走出來的人物,老板娘不符合她的氣質。”

趙麟這下憋不住笑了,“說得好,再賞你兩根金條。”

他趙麟就是讓他手底下,所有人都知道,他愛蘇清婉。

只要誰對蘇清婉好,就能得到好處。

頓時,其余人羨慕嫉妒恨,想要拍馬屁為時已晚。

哥丹威只是說了幾句好話,就得到三條小黃魚,激動得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給趙麟。

“老板,您放心,我守在門口,一只蚊子都別想進門,沒有老板的允許,一只蚊子也別想飛出去。”

趙麟賞識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聽說你老婆要生了,我等會兒給你找關系,送最好的醫院去,醫生那邊我也會打招呼,保證,讓他們母子平安。”

哥丹威感激得直接給趙麟跪下了。

趙麟把他扶起來,“好好辦事,老板不虧待任何忠心的人。”

全體斗志昂揚,一個個站得筆直,把眼睛睜得老大。

生怕一只蚊子飛到老板面前,他們沒發現。

蘇清婉一直都冷靜的看著這一幕。

趙麟收買人心這一招太厲害了。

幾句話,就把這群守門的命買了,還是心甘情愿給他賣命。

人心早就讓他玩明白了,否則,他也沒辦法利用人心的弱點,騙那么多錢。

趙麟對著蘇清婉一笑,“夫人,你這邊請。”

蘇清婉被動進門,屋里依舊和外面一樣,破破爛爛,幾張凳子在里面,幾個人守著。

趙麟又用剛才那一招,把人收買了一番。

有人把地面的木板拿開,就有一個巨大的地道出現在他們眼前。

蘇清婉跟著趙麟下去,看見電梯。

電梯門口也有人守著。

兩人進入電梯,需要眼紋指紋雙重認證,電梯才能啟動。

高速電梯,幾秒鐘就停下了。

電梯打開,呈現在眼前的是裝修得美輪美奐的中國風江南小院。

有假山和池塘,還有幾座江蘭風格的別墅。

陽光落在地面,宛若在水面的光線,波光盈盈地流動。

蘇清婉抬眸一看,頭頂上是純白的玻璃,用來采光。

這里可以說是一個地下城堡。

工程浩大,并且要比地上工程耗時耗材。

蘇清婉道:“趙老板,你現在是過街老鼠,只能藏在水底了。”

趙麟無奈笑道:“夜尋追得緊,我只能步步退讓。”

他在蘇清婉面前,其實一直都不是很強勢。

在很多時候,他反而扮演的是弱者。

“夜尋為什么追你,你不知道嗎?”你見過罪惡滔天的人,還喊自己無辜的嗎?

蘇清婉見過了,并且這人臉皮比城墻還厚。

“我不知道呀!我在緬北,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他搗毀了我的園區,殺死了我的心腹,還搶走了我的妻子,我節節敗退,狼狽不堪,婉婉,要不你幫我問問他,他是不是愛我,一直追我。”

蘇清婉滿臉黑線,“滾。”

“好,我滾,你自己玩玩,想去哪兒去哪兒,我有點事情要去處理,晚上帶你出去玩。”

趙麟把她摟在懷里,親了她的額頭。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蘇清婉諷刺地笑了。

“當然,我的地盤,就是你的地盤。”趙麟笑微微的走了。

蘇清婉已經不想罵虛偽了,罵太多了,麻木了。

她從一旁小門進入,入目的是一個小書房,梨花木桌子上,擺放著宣紙。

宣紙上,寫著龍飛鳳舞的字跡。

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又是《長恨歌》。

趙麟的字跡是很好看的,書畫家一樣的漂亮。

她回國后查過趙麟的過去,他是蘇州人,母親是書畫家,父親是商人。

他自己也是商人,后來因為種種原因,導致公司破產。

他將所有現金套出來,逃到緬北,開了園區。

趙麟身上那股子優雅的氣質,應該來源于他母親。

蘇清婉穿過偌大的客廳,就看見墻上掛著她的畫像。

水墨畫,上面有一行字。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蘇清婉繼續走,發現整個別墅,走廊,房間,全是她的畫像。

每一幅畫都有一首詩,寫的全是對她的思戀。

蘇清婉滿眼滿腦子都是自己的畫像,人也被畫像包圍。

那種完全被人掌控,并且關在一個籠子里的畫面太窒息了。

蘇清婉把所有畫像都取下來撕碎……

畫像太多,撕不完,最后自己累得坐在樓梯上喘氣。

一半氣的,一半累的。

等她冷靜下來后,就有仆人出來悄無聲息地收拾她留下的滿地狼藉。

還有人把她撕碎得畫像,又補上去了掛上新的。

蘇清婉氣得站起來道:“不準掛。”

仆人們仿佛很怕她,急忙對她頷首,抬著她的畫像跑了。

管家走到她面前,小聲道:“夫人,您累了,我帶您去房間休息。”

蘇清婉想著留在這里,看著滿屋子的畫像,心累,點頭同意了。

管家帶著蘇清婉上樓,到了主臥,“夫人,您請進。”

蘇清婉靠在門框上,盯著管家,“你們很怕我。”

剛剛她說了一句話,仆人們都嚇白了臉色。

“老板都怕夫人,我們自然是怕的。”管家沒有說,他們早就知道老板懼內。

因此,下面的人早就把夫人傳成蛇精夫人。

就是外表美若天仙,內在蛇蝎心腸。

他們還聽說,老板的園區,余波……等全是被她害死的。

他們自然害怕夫人一個不開心,把他們咔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