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小說網 > 夜先生蘇小姐從緬北殺回來了蘇清婉夜尋 > 第410章 我不是他的太太

蘇清婉是看出來了,趙麟給她塑造了一個兇殘的形象。

讓這些人都怕她,這樣一來,沒人敢靠近她了。

“你們老板是不是說過,靠近我的人,都倒霉?”

管家頷首道:“老板沒說過。”

他話是這樣說,卻本能地后退一步。

管家道:“我們老板說,夫人是好人,叫我們聽您的話。”

心里想著,老板那樣的大好人,見到誰都說是好人。

反正,夫人說什么都是騙人的,夫人干什么都是錯的。

不聽,不信,不看,就對了。

蘇清婉也不想和一個下人較真,實在是沒有必要。

她轉身進門,房間陽臺一面墻,全是安裝的玻璃門。

采光很好,導致她進門,就看見了滿墻都是她的畫像。

并且全是沒穿衣服的畫像。

她身體每一個部位,都畫得活靈活現,尤其是腰上的紋身,那么的醒目。

還有好幾張畫像,是她煽動翅膀飛在云端,身體卻被一條巨大的蟒蛇纏住的畫面。

蘇清婉把畫像取下來,對著門口喊道:“來人。”

管家帶著幾個仆人,汗流浹背地跑來,“夫人,我們在。”

“拿火來。”蘇清婉命令。

管家不知道夫人要干什么?

可是之前老板吩咐,不可以違抗夫人的命令。

管家急忙把打火機雙手遞給蘇清婉。

蘇清婉進門,把自己的畫像全部拆下來,丟在陽臺上,一把火燒了。

管家看見濃煙滾滾,嚇得不輕。

夫人才進門,就要放火燒屋子了。

這哪里是蛇精,比蛇精可怕一百倍。

管家急忙打電話給趙麟,“老板,夫人放火燒房子了。”

趙麟道:“你們盯著她,別讓她把自己燒了,其他的,隨她。”

管家掛了電話,冷汗直冒。

他們老板脾氣太好,太愛夫人了,夫人受傷了,老板肯定難受。

他們不能讓老板難受。

于是,管家帶著幾個傭人進去,“夫人,您當心,別磕著碰著,燙著自己了。”

蘇清婉一把火把自己的畫像全燒了,還不解氣,“你們幾個,去把我的所有畫像,都搬來。”

一起全燒了。

她之前怎么沒想到,讓這些人搬,她自己動手,累得要死。

趙麟忙完事情回來已經是晚上了。

這里空氣轉換非常好,再加上仆人及時清潔,已經聞不到燃燒后的氣味。

也看不到什么痕跡了,唯有陽臺瓷磚上,留下了黑色的痕跡。

趙麟回來,蘇清婉還在陽臺上坐著。

“婉婉,換衣服,說好了,今晚帶你出去玩。”

蘇清婉指著地板上的痕跡,“我把你的畫都燒了。”

“它們能給你解悶,也不枉我辛苦畫了,剛好,家里庫存太多,沒地方掛,你一次性幫我消化掉了,等你離開我之后,我思戀你的時候,就畫來掛著。”

他彎腰在蘇清婉頭發上落下一吻,“餓不餓,先吃點東西?”

“不餓。”氣飽了。

蘇清婉站起來,“袁媛他們呢?”

自從下了船,袁媛和馬克就和她分開了。

“放心,只要你乖乖的,他們肯定安全,你知道,我從來不對你說謊。”

趙麟把她拉進屋,拿起床上粉色包裝的禮盒。

禮盒四方形,很巨大,“給你的禮物,看看。”

蘇清婉粗魯地解開包裝盒上絲綢蝴蝶結,掀開蓋子,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大束流蘇花。

花開如雪,帶著醉人的香味,干凈得仿佛摸一下,就會弄臟它。

蘇清婉看著有幾朵小花被她開箱弄掉了,有些后悔自己的粗魯。

人是惡徒,但是花無罪。

她把花拿出來,插花瓶里。

“緬北也有這個?”

“我叫人從國內給你空運來的。”

“現在可不是流蘇花開的時節。”

“你喜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趙麟以前覺得白玫瑰適合她。

那天突然看見一張圖片,想起來蘇清婉愛雪,這個花和雪一樣。

她肯定是喜歡的,就花大價錢,用了半年的時間培育。

蘇清婉是真愛流蘇,也很喜歡這個味道,“花是好花,只是采摘了,新鮮不了幾天。”

“它們之所以美,那是因為有你這雙美麗的眼睛去欣賞,無人欣賞,也是孤芳自賞,誰知道它們是美是丑。”

趙麟拉開了衣柜,里面滿當當全是蘇清婉的衣服。

“你看看,喜歡什么?換上,我們出去參加宴會。”

蘇清婉沒有回頭,只是盯著流蘇,覺得這樣潔白如雪的花,代表高節。

也只有夜尋能擔得起,流蘇一樣的男人。

就像是陽光一樣,他所到的地方,就是溫暖和正義。

不會以權壓人,不會以大欺小。

社會和諧,是需要他們維持的。

趙麟沒等到蘇清婉的回答,從衣柜里拿出來一件白襯衫和半身黑色連衣裙。

襯衫是真絲刺繡的流蘇花,深V,燈籠長袖。

設計師別出心裁的設計,不露肉,卻性感大方,貴氣優雅。

蘇清婉看了一眼,“你出去吧。”

“我看著你換衣服。”趙麟笑了笑,“我也很樂意幫你換。”

蘇清婉深吸一口氣,忍住了要爆發的憤怒。

她把昂貴的高定衣服抓起來,轉身進了浴室。

趙麟也換了一身和蘇清婉身上衣服搭配的西服,帶著她去宴會。

今天的宴會來了很多人,趙麟卡點來的。

一進門,一個中年男人快步走來。

“趙先生,歡迎你來參加我舉辦得宴會,這位是?”他看向趙麟身旁的蘇清婉。

氣質不凡,干凈得不染凡塵,這樣的女子,可不多見。

“我的愛人,你可以叫她趙太太。”言畢,他又溫柔地對蘇清婉道:“這位是金總。”

金總伸手和蘇清婉握手,“趙太太,你好。”

蘇清婉視而不見,冷漠道:“我不是他的太太。”

金總把手收回來,對著趙麟露出一個理解的笑容,“吵架了?”

趙麟苦笑,“可不是,還沒哄好。”

金總小聲道:“我可以給你推薦幾樣產品,否則,咱們這個年紀,應付不了年輕的太太。”

趙麟玩味地看著蘇清婉,“太太,你說我能不能滿足你?要不要金總推薦的東西?”

蘇清婉臉色越發的陰沉。

她要說不要,證明趙麟很行。

她要說要,就讓別人以為他們真有那回事。